伊达藤条

知了的叫声越来越轻了,我喜欢的人离我越来越远了

我这样的身体一点用都没,风一吹人一累就头疼的不行,眼镜摘掉鼻梁还疼…

他终于来我家了!上帝啊!我快疯了!

就算每次例假来了牙龈再怎么疼,我还是要做一个精致的小姑娘!

-悲伤难过的味道你闻到了吗?
-怎么可能闻不到啊!
-它已经将我完完全全地包裹起来了啊。

-你闻到甜甜的味道了吗?
-那是我在想你啊!

这是开学后的第四个礼拜的第一天,我的作业依然还是没有写完,要背的书依然还是没有背完。还想着该怎么样挤出时间来背书,做题,完全就是自己的拖拉放纵了那根本不存在的悲伤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一段话,但是我知道,我该振作点。很难得能坐下来看弟弟写作业,才发现时间过的真快,这小家伙也开始背卖炭翁了。哎…

我想和你一起去一次日本。
是在炎热的夏天?
亦或是寒冷的冬天?
可我不管什么时候,
只要有你在,我随时都能出发。

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比我消极的态度更恐怖的了。心情不好就想吃东西,而且只想吃甜的。我已经够胖了。

啊,当我想给别人塞安利的时候我总归能超级兴奋的。真的,有这样能互塞安利的朋友真好。